东方♡沧月

关于这件事的一些全面总结。

喵喵颜:

这是我师父父,虽然我想欺师灭祖,但是你们不许!


六洵无决意。:




昨天她发的那个图,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反而却是把脏水全部泼到我身上,但是她那些图里面的解释仔细看的话,会有很多话全是在抠字眼强词夺理。




【上图的“你”指的六洵无决意】




1.如上图,那么重要的事发出来却连时间都能搞错?你们对这件事真的上心吗?还是说你们根本就是忙着抠字眼想着怎么抹黑我而疏忽呢?




2.我最近打算恢复日更来把这件事盖过去的,可是在最后她发出的那个声明却没那个意思哦,我给机会了,可没人给我机会。




3.对于他们所说的我改文打脸,是因为有他们那边来我这里的粉丝说不要把事情搞大我才改的,并把三点缩成俩点,可是他们那边就是好像在等我改文,那既然这样,那我就改回来吧,她既然想承认自己所有错误,那我就满足她。




4.我说过她跟自己粉丝带节奏抹黑我,但是昨天那个解释回应里,却说那位不是粉丝是亲友,不好意思,如果你不说还真的没人第一反应那是亲友。




5.认识大半年,却连我的年龄都不知道,不好意思,我没成年哦,不是比你大的都是成年人。




6.说我的排版是因为我手抖,手抖是病啊,严重点是帕金森啊,我手速快按出去都能被说有病吗?




7.她们那边说她也是手抖打出去的空格,等等?该不会是想说我传染的吧,这锅我不背哦。




8.此前因为是朋友开玩笑提醒过几次这个问题,却都没改,她是不是认为朋友的东西可以随便用?











有些图不清楚,单截出来。




她们那边的亲友想要我的qq号,并扬言要锤爆我。并且多次那我们这边绿v多说事,说我们欺负人。




可是绿v是满资格就可以申请的,并且lof一直在提倡达人计划不用我说吧?




你们满资格你们也可以去申请,我们是绿v不代表我们就蛮不讲理,相反,我们这边才是真正的弱势力。




拿着我们绿v说事这就没意思了吧?




私聊我的时候承认是你们那边错了,可是在评论下面你们又是一个态度。




并且有些话你们自己都不确定,没沟通好有些事情不了解就直接出来指责我?我欠你的?




对面亲友闭着眼护,我们这里说个实话她们都不让说,还说我们双标。




这件事你跟我道个歉就能解决的可你没有,我想翻页了,可你又掀起来了,不但掀起来还把那一页撕下来告诉所有人。




从以前认识我护过你这个不是瞎话吧?可你呢?给了我什么?




脏水?污蔑?无中生有?




从发文那一刻你就一直说不再发文,给别人造成的印象就是我逼你退圈,可是我真的那样做了吗?跟我说一声道歉很难?




有人去找你了解真相你选择了秒删,为什么?




如果我是你那个年龄或者说是我再玻璃心一点,可能你们现在看到的会是【该博客已删除】




我来lof不算久,粉丝都是基本上可以说是五月份我日更换来的,我可以说我基本没鸽过。




那段时间你们出事,我没落井下石,没有旁观吧?




可是现在我出事了,你也没有旁观,因为你是对立。




我说过不会让相信我的人失望,我说到做到,感谢一直相信我的人,是你们给了我希望,谢谢我所有的小天使,谢谢。


【杂谈】如何应对死不悔改的抄袭者及其NC粉?

黄油西米桑:

※本文开放站内转载 转去微博/空间/票圈 注明作者即可 无需询问 我只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反抄袭的行列!


最近反抄袭的风刮得正凶,似乎在每个社交平台上都能看见大家对于唐七、流潋紫等时间的种种议论与争执。


今天呢,我来聊聊两个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的问题





“为什么抄袭者能那!么!不要脸?!”





郭敬明曾经是抄袭教主,抄完《圈里圈外》抄Fate,满世界各种抄,缴了罚款继续抄……直到现在,这名声也没完全洗白。


而唐七更是让人大开眼界,抹黑原作者大风啊,蹭地震热度啊,无耻程度一时之间都把郭教主盖了下去。


流潋紫当年被赶出晋江后还能厚着脸皮表示“虽然调色盘说我抄了二十多部作品但我坚持认为40W字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自己原创的哦”


种种丑态,让人目瞪口呆。


我看见微博、朋友圈中有不少人表示


“天哪人怎么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证据如此确凿,他们是瞎了吗?居然还抵死不认错?”


别想了,他们没瞎,但他们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在发出那篇抵制ssss的文章之后,我收到了一些私信评论的质疑。它们基本围绕以下几点展开(我稍微进行了一下归纳总结。原私信看起来大都没什么逻辑,不像是出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之手,no offence):



“三生三世写得比大风刮过的书好看多了!不然为什么它更有名?!”


“为什么电影一上映就有这么多人来黑?电视剧的时候怎么没有?这都是剧版的阴谋!”


“谁说这是抄袭的了?唐七自己都说了不是抄袭!”


“如果真的是抄袭,为什么大风刮过不去告?是不敢吧!”





我并没有回复他们。因为上面这些话,每一句,都有众多反抄袭义士们进行了字字珠玑的反驳,在网络上随便一搜就能收个满怀,看不到的不是真瞎就是装瞎,没办法的。


说出这种话的人呢,就是所谓的NC粉。何谓NC?脑细胞残障者是也。


然而大家生下来的时候全都是一群同样可爱的孩子,怎么有些人会长着长着就脑细胞残障了呢?


这当然是外界因素刺激的结果。这个因素就是对抄袭者、抄袭作的“爱”,乃至“崇拜”。


这不是一般的爱,不是“恩这部小说文笔优美情节流畅构架宏大我喜欢”的那种爱,是一种被“神化”了的爱


在这群可怜的残障人士的心目中,抄袭者是被黑势力欺压的女神,而他们则是阔步东征要去赴圣战的十字军。凡是和他们意见相左的,统统会被斥为是黑势力丢来动摇军心的邪物,不足取信。


“十字军”绝不会被动摇,因为他们的女神正在后方高举着双臂呼喊“上吧勇士们,为我而战!”这是比福音书更灵的天籁,他们又怎么会被所谓“证据”动摇呢?


那如果这个时候“女神”突然跪倒在地双手捂脸说:“诶呀勇士们,其实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才是魔王。不过你们还是愿意为我而战的对不对?”


你猜那些以正义自诩的“十字军”们还会有几个人留下来?


——拜托,我为你抛头颅洒热血腌臜事做了那么多,结果你自己突然投降了,玩儿我呢?粉转黑粉转黑。


能当大魔王的人都只是坏,而并不蠢。大兵压境的关头,他们怎么会做这种自乱阵脚的事情呢?


所以道歉这种事,不存在的。


这一做法由郭敬明教主起头(法院判了就赔钱,但是在任何场合都绝对不承认抄袭绝对不道歉),由流潋紫贯彻(“虽然我都被网站官方惩罚了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写手”),再由唐七发扬光大(呵,唐七、于正等人干过的那些事儿,我都不忍心打出来,脏了我的手,污了大家的眼睛)。


哦呵呵呵,要不要为你们鼓掌掌?







“跟NC粉讲不通道理怎么办?”





讲不通就别讲了,没用的。


以目前的医疗手段,脑细胞残障无法被根治,只能寄希望于患者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自行康复。


想要通过讲理治好脑细胞残障,就好比想要通过狂灌板蓝根治好白血病,那都是无用功呀。


所以呢,有跟NC粉讲道理的时间,不如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




大家应该能发现这样的现象:很多话题在网络上吵得沸沸扬扬,随便点开一个社媒都是满屏的激烈议论。可当屏幕一关,大家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好像身边人都不怎么关心它,甚至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也大有人在。


最近的抄袭风波也是如此。整件事看上去是一锅沸水满地在泼,可不论是反抄袭斗士还是抄袭者NC粉,都只是总人口数中的绝对少数,加在一起都没有路人的零头多。


所以既然谁也说服不了谁,那不妨赶紧把目标转向更宽广的群体咯。


板蓝根虽然治不了白血病,治个头疼脑热还是蛮管用的。


摆证据讲道理虽然说服不了NC粉,但努努力也可以换来不少吃瓜群众的“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我不看了”


众位反抄袭斗士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调色盘、写出来的文章、剪出来的视频,其实都不是给NC粉们看的,而是希望能让更多路人明白真相。毕竟那些不关心二次元撕X事件的阿姨们才是《楚乔传》《甄嬛传》的收视贡献主力军。


我们要做的,我们在做的,就是想办法告诉路人们:


“抄袭是不对的”“抄袭作品应该被抵制”


“看着得意洋洋的抄袭者,惨遭倒打一耙的被抄袭者,您心里不难过吗?如果再不行动起来,他们现在受的委屈也可能会降临在您和您爱的人身上!”


……


至于NC粉?不好意思,咱没那个精力跟你纠缠。我宁愿看新东方的广告单都懒得搭理你。


祝你们脑细胞残障痊愈后(但愿真有那么一天吧),回首这段黑历史,不会尬到想剜眼珠子哈哈哈

占tag给大家排雷

耶耶耶耶叶:

占tag给大家提个醒,过后删
有一篇叫《就当我从没来过》的文,作者先是打了ALL叶的tag,过后删了,剩下叶受CP的单tag,周叶和喻叶,然后这作者在没有任何预警的前提下,上来就扔了一大段叶喻肉,不是先喻叶后逆,而是只有叶喻,给还没点开看的亲排个雷,可以不用看了!
钢针我是不相信作者搞不清叶喻和喻叶的区别,呵呵,是故意来恶心人的呢,还是想先打着叶受的旗号,等像我一样被雷的人去掐她,给她制造了热度,她再装无辜的把tag改成其他接着写?
毕竟以上两种情况也是屡见不鲜了呢!


—————————


原来不想打扰单tag,但是看了姑娘们的回帖,基本可以盖章是作者恶意雷周叶/喻叶同好了,所以追加单Cptag排雷


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该作者在自己lofter里的嘴脸是“我是新人什么都不懂”的小单纯,有姑娘发私信质疑她,她反而出口伤人,可见并非小单纯,只是装的。


———————


作者姑娘,我不艾特你是对你最后的尊重,如果你在看,那我告诉你,不要拿现实中gay的那套说事,我有gay蜜,人家最恶心的事就是男朋友背着自己出去做0!

救命

不灭:

城色如玉:



求求你们,救救她,帮帮我。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是能帮忙转发一下吗?




这个得了肿瘤的女孩儿是我的同学,住院化疗手术费用一共预计是20万元,我们所在的地区是一个很小的城镇,普遍的收入不超过5000元,更何况她家家庭全靠她父亲一个人打工支撑。




已经走投无路,学校已经尽力捐出了8万多,迫不得已占了tag,如果觉得看着烦心留言,会删。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能不能劳烦转一下,让更多人看到,让这个女孩有活下去的希望。




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愿意去努力。




求你们了。下面是轻松筹地址




http://url.cn/5ffr09x


【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

泠泠雪山:

韶华:



哦这是真的吗!
那简直太可怕了!




YIHE陳:







原文








随缘的备份。








-
















大约七年前,也就是2007年5月29日,上百名在LiveJournal拥有账号的粉丝们一早起来震惊地发现,他们的博客、他们好友的主页以及许多他们喜爱的同人社区都被删除了,完全没有任何预先通知。
















据估计,那次LiveJournal大约封禁了500个博客账号。而唯一可寻的迹象是,这些遭到封禁的站名都被划了一道删除线,因此这次事件又被称为“删除线事件(Strikethrough)”。
















而在那时,LiveJournal是同人界的主要活动平台,它的好友清单和留言系统使得陌生的同好们能够彼此聚在一起讨论交流。它的隐私设置允许粉丝们自行选择想要多分享一点还是自娱自乐。那是一个发表和归档同人图、文、音影作品的好地方。这些功能的存在,也解释了为何会有如此大量的同人博客被删除,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性。
















LiveJournal花了两天时间终于对用户们的质疑给出了答复。然而猜忌的疑云却已悄悄蔓延开去。起初,LJ仅只声明,有人向他们提出建议说包含违规内容的日志可能会诱导读者犯法,这将给整个网站带来法律风险。然而最后事情揭露,其实是LiveJournal以及其当时的网站所有方Six Apart被一个自称为“纯洁卫士(Warriors for Innocence)”的组织找上了门。那是一个跟民兵运动有关系的保守基督教组织,他们谴责LJ这个网站庇护了恋童癖以及儿童色情内容。
















LJ的封禁行动基于其博客下的标签。LJ用户在他们的档案里罗列了兴趣,而兴趣起到标签的作用。LJ对所有加了“强奸”“乱伦”“恋童”标签的文章以及博客一概视之。而作为连带效应,一些为强奸、乱伦受害者提供支持帮助的账号也遭到了封禁。同样未能幸免的还有同性恋青少年,以及众多发布书籍讨论、角色扮演、同人图文的粉丝站点。
















5月31日,LiveJournal终于拖沓地发表了一份致用户的道歉信,而至于被封禁博客的处理工作,则花了官方好几个月的时间。根据LiveJournal官方信息,大部分遭遇封禁的账号都被解禁了。但并非所有账号都那么幸运,其中部分包括公益站点和同人站点。
















“删除线事件”之后,很多粉丝个体以及社区都纷纷闭锁了他们的主页,让内容只能被社区成员或者他们的好友看见。也有粉丝选择辗转其他博客平台另开账号,比如JournalFen,The Greatest Journal,Insane Journal。毋庸置疑,那段时间LJ弥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草木皆兵的气氛,部分原因是由于LiveJournal未能完成它所保证过的澄清——究竟什么样的内容算是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
















于是,自然而然地,杯具再次发生了。
















8月3日,LiveJournal又一次未加警告就封禁了一些账号。而这一次,这些用户名被加粗,因此这次事件又被成为“加粗事件(Boldthrough)”。
















群情激愤的LJ用户们等了足足十天,终于等到LJ发表解释,说这一次清删行动是一个工作组的决议结果。这个工作组是LiveJournal的“预防虐待小组”,由LiveJournal的员工以及Six Apart职工组成。组员被委以审查的重任,参与裁决那些被举报的博客是否真的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而现在,这被定义为是“任何严肃艺术价值不足,难以抵消其内容中包含的性元素”的内容。该小组获得了网站官方的授权,能够不予警告地注销那些违规的账号。
















而最终,网站的服务条款被修改为——被确认为违规的账号如果拒绝自行删除违规内容,将由管理员强制删除。也就是说,用户有权利选择撤除他们发布在LJ的“违规”内容,或者自主离开LJ。
















在“加粗事件”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迁往其他博客平台。
















而就在“删除线事件”发生的前几天,LJ用户Astolat提出了一个新的同人归档网站设想,那是一个由粉丝创造、为粉丝服务的站点。这就是OTW再创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Transformative)的雏形。它是一个非盈利的网站,致力于提供同人作品的访问阅览,保护作品不受商业与律法的欺压。而“删除线事件”与“加粗事件”无疑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程。OTW在2009年启动了Archeive of Our Own(简称AO3)这个网站的公测。
















2008年夏天,DreamWidth开张了。DW是由来自LJ的部分前任职员设计的。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个日志网站的创建者应当理解它的用户,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用户的一员。它跟LJ一样是一个盈利性组织,同时提供付费以及免费账户的服务。而与LJ不同的是,DW坚持不投放广告。从界面上来看,它的设计是面向同人界粉丝圈的,并且它的网站服务条款中并未对用户发布内容的种类以及正当性加以限制。
















起初,DW创建账号需要获得邀请。这是为了控制新用户的增长速率,以确保硬件、宽带、服务器支持这些资源充足可用。邀请体系鼓励LJ的老用户们带领他们好友一起来玩,同时适当缓冲了LJ到DW的搬迁过程。这个邀请体系于2011年12月被终止。
















在2010年1月中旬,DreamWidth突然受到一个组织的施压。该组织试图游说DW的服务商和PayPal,说该网站已经沦为了儿童色情的传播平台。DW拒绝向这次挑衅的骚扰让步,并迅速将情况反应给用户们。这个组织加压的唯一结果是,网站内的付账请求被迫暂停,直到DW找到了另一家支付站点。在此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中,DW始终忠于它的指导方针,向用户提供实时通告,尊重言论自由,拒绝满足那些组织无理取闹的要求,没有删除任何文章或者博客。
















而后就是Tumblr的事情。
















Tumblr的推出是在2007年。开始时大多数粉丝圈都有相当的参与。当然也有一些人就它的回复和提问中的字数限制加以批评,并说很难在那里找到一个圈子的同好。
















然而,在2013年7月,粉丝的怒火再一次爆发,因为Tumblr未加警告就屏蔽了一些能够通过公开搜索找到的账号。这些账号标注着“自主规制”“成人向”。Tumblr使得相关博客无法被非关注用户访问到,并且还擅自在手机应用上删除了一些诸如“同性恋”“女同”“双性恋”的标签。令人不安的是,与“删除线事件”以及“加粗事件”如出一辙,Tumblr没有立即作出回复,只在24小时之后发布了一份被公认为完全不带歉意的道歉信。Tumblr声称,他们是为了摆脱商业色情,并最终坚称所有被删账户都被恢复了。
















如果说在这些事件中有什么教训可以吸取,那便是正如乔治.桑塔耶拿所言:凡是忘记过去的人们注定要重蹈覆辙。大多数博客、社交网站都是商业性的,同人界粉丝圈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难堪。因此终有一天,为了取悦外界团体、让投资方感到顺心,他们会采取行动,控制发布内容,阻挠粉丝圈,删除粉丝们自以为被安全存档的内容。
















而笔者能看到的唯一解决方式,对粉丝们而言,那就是尽量复制、备份他们的重要作品。一位IT行业的朋友曾建议过笔者,在创作一份同人作品之后,应该留三处档:一份电脑硬盘,一份USB闪存,一份网络云盘。在不同的网站多开几处账号。存好你的好友清单名表以及相应的电子邮箱。
















因为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事情必然还会再次发生,尤其是在我们最掉以轻心的时候。
















Fin.





有感而发的一些碎碎念【早已泣不成声】

小芳菇凉:

刚刚看到一句挺难受的话


360行,唯独没有医生的状元


毕业开坑吧


现在的医患关系也真是令人恶心,无论人死了病了都是一声的问题,看了很多关于医患关系的电影,让我更想当一个医生——脑科医生,我想看看中国人脑子里都是什么做的。你们是人,医生就不是人么。


凭什么学医的孩子要用最高的分数去考上一个能找到工作的医科大学,用8年最好的青春荒废在一书一本漫无边际的学习却只能拿到不高的工资待遇,以及畜生般病人的对待。


你们知道8年什么概念么,那就算学了8年的高三,没有社团没有青春不能和朋友一起出去玩,甚至结婚都要草草在上学的法定假日了事,之后天天面对着福尔马林 ,面对着尸体,你真当所有人都不怕那些东西才学的医么。


他们才不是为了什么你们所谓的工资高收入稳定,他们只是想在亲人朋友生病的时候,至少自己能出一点力而已。


可是他们选择这个职业的时候,无数人和他们打好了关系称朋道友,暗地里就开始嚼舌根,说医德不好。


有一句话说的好,你们说医生拿回扣,可药物的定价是国家规定的,那么问题来了,明明砖头那么便宜而房价那么高,难道是工人拿了回扣么。


教师,和医生,明明是两个最伟大的职业,却被大家说的这么不堪。


你们扪心自问一下,你们都老师真的一点也不尽职尽责上课不讲课本强行要求你们上课后班学习么?那么,那个天天比你到校还早晚上要陪你上完课到8点,带着自己家孩子看着你们上晚自习的老师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侮辱,因为家里有一个当老师的姐姐,她扣过税点工资还不到5q,当班主任的话课时费多加800,而平时一堂课的课时费只有8块钱,没错,一堂课40分钟,课时费只有8块钱,前几天一个高三老师给我们代课,结果我们当天只有一堂课,我们班主任说别人这个老师来了,咱们窜一下,要不这一堂课时费不够老师打车过来的。


一堂课8块钱,说的不好听点,我tm去肯德基当钟点工挣得都比这多,大家都抱怨什么外国教育多么多么好,老师素质多么多么高,再说白点,不就是人家工资高啊。


我们的老师文化水平都不是特别高,师范学院的分数线都在哪里摆着,虽然说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但是还有一句话叫做近朱者赤,班主任对我们说她带每个毕业班高考的前一天,班主任站在讲台上都会说:孩子,明天高考了,如果你们赢了,那么不要感谢我,因为我当年还没有你们优秀,如果不幸惨败,那也不要怨老师,因为老师,尽力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医患,师生关系闹得这么僵,可能是因为我从小想当老师后来相当医生对这些比较敏感 或者说是因为高三我们换了一个英语老师有些难过,大晚上抽风,十分抱歉。


我现在脑海中只有英语老师下讲台之后红着眼睛对我们说的那几句话:


抱歉我的孩子们


老师的状态实在不能带你们高三


我不想让你们遗憾,我会找更有精力更负责人的老师接班,


如果课代表没有说着最后一堂课,我可能会安安静静走下讲台像平常一样,之后留下大家揣测老师今天的心情。


老师也很难过抱歉,很遗憾,对不起.......

提前道别——连创作都要被抄袭勒住咽喉的时代,我撑不住。

九九&归咎:

抱歉,对于抄袭,我想我真的需要一份道歉。


所以,这则提前道别,是给几个月后会退圈的我向你们的声明。


昨天在和香山讨论周边绘制,我思索了很久,想要让叶家有子初长成的周边可以更富实用性,也能更新颖。


我和香山讨论了将近一个月,就像小叶修和兽人的主线和陈子曾经讨论了一个月。


我用了一个月时间得出了一个我很满意的答案,我兴高采烈的和香山描绘我想到的东西,制作,方案,流程,代理……等等等等,我推敲了无数遍,香山也表达了赞同。


香山的画有多富有灵性我相信大家有目共睹,虽然香山一直不肯承认,但是她是有天赋和灵性的,我三次元是认识她的,对于未经过系统学习而且年龄尚小的她来说是非常非常的令人震惊的,所以九当时真的很开心被她肯定,毕竟九不是画画的,只是个写字的,能做出符合心意的东西真的太难了。


但是在跟香山聊起‘这是我花尽心思送给修修的礼物,我可不可以要求其他人不得擅自使用需要授权,并且禁止商用啊。’


香山给我的答案是——“不可能。”


我不再去详细描述我的方案,有些黄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意思——但是那的确是可行性非常强的一套方案,换言之那可以称作一个模板。


我花尽心思才创新出那么一套,只想把它送给我最爱的人,我也不想限制别人使用,但我希望对方能征求我的同意,并且拒绝一些我本就抗拒的人使用我的东西,至少不要拿去商用。


我和香山百般解释可行性,香山却只是摇头叹气——“做不到的,你的方案本就是用于周边,自带商业价值,他们眼里装不下你这套。”


我还想解释,但是我非常,非常不合时宜的想到了我经历过的抄袭事件。


我从未得到过抄袭者的承认与道歉。


我拿什么去反驳香山呢?


死宅写手她光明正大的抄袭。


她被发现了却不承认,还可以继续发表第三篇后续。


她可以发言说她没有抄袭是我们污蔑说你们开心就好。


她可以说是我要逼她自杀让我心惊肉跳。


她可以在群起愤怒时删去帖子装作什么都没说。


她不用给我道歉抄袭这件事,找个借梗的理由就可以过。


她假惺惺的说借梗说借用,抄袭便可以就此不提。


她随随便便放出打辩论赛的借口,就无动于衷。


她甚至可以嫌弃烦便删去道歉,截图一半混淆视听,说些什么“你们要的道歉”。


她可以嘲讽我是闲的要死的鞭尸。


她可以继续发文什么都不在乎。


而我呢?


我怕她年纪小,怕她经不起,怕自己不理智,怕自己作了网络暴力的凶手。


我什么都怕,我选择了就此不提。


但我没有装出来的大度,我就是个令自己不齿的懦夫。


我故意不让自己去深究,因为我怕,我怕当时的我太过意气用事,抄袭者的脖子就在眼前,我怕我拿着的刀就此砍下,什么后果都不计较,我宁可一切都过去重提此事让自己显得就像个笑话。


那就像个笑话,够了。


我恨的咬牙切齿,恨得撕心裂肺,恨得哭笑不得——但我不能说。


没有谁愿意见到那些悲哀,谁都不愿意去承担,我比谁都了解,我比谁都明白没人希望在我这里看到那些,我也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想带来的不是那些。


但是持宠而娇便是持宠而娇,因为我有人附和,所以我忍不住控诉,忍不住埋怨,像个跳梁小丑般可笑而纠结。


我辗转反侧无数个夜晚,偷偷的哭,又担忧说出来遭人笑话。


我很抱歉,但我撑不住了。


我从未忘记过,我时时刻刻盼着有人给我个道歉。


但是没有。




而且被抄的多了,我也看透了。


抄袭者会被附和的原因也很简单——


读者想看。


所以他们希望她写,所以他们不在乎她是否抄袭也会去追随——他们不在乎是否抄袭,只要有人写,只要他们能看,就够了。


那就不写了吧。






也许以前我只是一个人恨着,但是在和香山讨论过后,我惊愕的发现我已经被抄袭吓得不敢再创作的时候。


我想起了更久之前没有给我抄袭道歉的那位写手,那一次我选择了退圈,虽然后来选择了回来——但我也大可不回来。


因为我想起了更久更久以前,我得不到道歉,我也不曾给自己一个温柔的人设,于是我任性得哭着说走,从此就再也没回去过。


我翻回那个账号,看到最下面一条回复是——



3小时前,2018年4月21日,打卡,太太您什么时候回来。







我放弃了,踌躇了,撑不住了,我想躲在一个角落哭一会儿。


我想写完叶家有子初长成就算了,我想把那个注定会被抄的方案完成就算了,我想叶修的生贺过去就算了,我想生贺合刊出来就算了。


我想,我现在还未完成的一切结束以后就算了——6月,7月,还是8月?等我撑不住的那一天到来,一切就结束好了。


我很喜欢他,我会继续喜欢他的,我会给他打钱,给他买周边,还会继续去看各位太太的文,但是我已经没有创作的能力了。


我撑不住了。


因为,连创作都要被抄袭勒住咽喉的时代,我等不回道歉。








最后我不想再装什么好人了。


 @死宅咸鱼 请你,向我道歉并且道歉你的抄袭行为,以及道歉那一次里你的所作所为。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上几仙君:

拒绝恋童,悔过自新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冰焰寒阳:

说得好棒!


脸盆鸟: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